中國國際友人研究會 編
  卡爾遜致羅斯福總統的信
  之二
  我到這裡的第一天,八路軍和在這個省獨霸20年的軍閥閻錫山的地方部隊之間發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朱用了一整天與他的部下開會。晚間共產黨演員的一個機動分隊在這裡演出。正演出中,朱德進來,直接走到我跟前。看他疲憊不堪。他一整天沒有見到我了,他握住我的手,在我旁邊坐下,一直握著我的手好幾分鐘不放開。這是感情和信心的體現,自發的,真誠的,使我甚為感動。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就是那位帶領部隊在江西與國民黨鬥爭了好幾年的人。後來他帶領著這支部隊進行了8000多英里的長征,穿過亞洲中部到達陝北。他就是那位要求南京建立抗日統一戰線、不要把國家的財富和力量消耗在內戰上的人。他就是那位9月1日起在西北領導八路軍抗日,連連告捷,繳獲和擒拿到日本成噸物資和士兵的人。他的部隊有一半人穿上從日本人那裡繳獲的大衣。
  我對政黨素無偏見,特別是在國外。我看官兵是看他們是否忠誠、有頭腦和大公無私。不管他們在哪一方,我承認他們。根據我在這裡稍作觀察,這些人在思想和行動上都忠誠老實,坦蕩直率。我相信本質上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大公無私的,特別是他們在抵抗日本侵略維護民族統一戰線的努力上,他們這一群人總是很謙卑。他們很有頭腦。他們對世界事務有所瞭解,在中國我還未發現過有像這樣的其他團體。他們通情達理,在新事物面前思想是很開放的。你可以像與西方人一樣與他們談話和相處。瞭解這些事實對我們未來與中國的關係至關重要。朱德告訴我,共產黨並不指望一夜之間將中國共產化。他懂得中國首先必須經過一段民主政府時期,才能最終進入社會主義; 再而可能最終發展成為一種經過改進過的形式的共產主義。共產黨想的是建立一個誠實的政府,在它領導下的人民有發言權,這個政府不斷地努力改善沒有特權的那些人的生活條件。他和共產黨為維護抗日統一戰線將奮力作戰,也願意為此作出任何讓步。若是中國其他派別停止抵抗,他們也準備單獨進行抵抗日本侵略。我相信他們會這樣做。
  我強調我不是為美國政府講話,我的觀點是個人的,當然也不是很重要的。但我對他們很坦率,我也想讓他們一樣直截了當地對我。我相信我的努力使他們對我有了信心,因為他們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多數是搜尋性的問題。我與政委在一起兩天,向他問了我思想中關於部隊和黨的政治工作的技術問題。我記了好幾本筆記有待整理。然後我與參謀長相處一天,他給我詳細講述了對日作戰的情況——真是非常令人激動的故事。另一天我是與敵工部部長度過的。這個部繳獲了日軍的大量文件。這些文件包括軍官們和士兵們的信以及許多私人日記,在華北作戰開始時東京參謀總部對形勢的估計(這份估計通過駐朝鮮的部隊傳佈到開往華北的師團)和師團的組織情況、供應部門、情報部門的記錄等。重要的文件譯成中文送給部隊領導研究。他們給了我一些複印件,等我出來後將把這些複印件附在我的報告內。我已經把在這裡觀察到的突出要點給約翰遜大使寄去。
  我現在離開這裡到北方前線去。這支部隊有三個師,部署在向東和向南通過五台山進入河北西部的山西和察哈爾西北交界線上,他們在日本人背後和兩翼作戰。他們交叉襲擊日本人的交通線。眼下在五台山地區活動的部隊受到日本人的包圍。另外還有日本人的幾路機動縱隊從河北西部進入該地區。但是八路軍像條鰻魚,在日本部隊中間頻頻游動,神出鬼沒。也許更好將它比作一窩大黃蜂,騷擾著一頭大象。他們打打就走,切斷交通線,夜晚頻繁出擊,使他們的對手夜不安寧。我真是相信,那位日本軍官在他日記中寫的:“八路軍使我頭痛。”
  在聖誕節這天我跟共產黨部隊到前線去。也許這是與我在這裡發現的一些怪事相一致的。不管怎麼說,就是那樣安排了。也許有人會說我沒有必要到前線去,這樣我也好保護好我從司令部官員那裡獲得的技術資料。但是我要看一看這些想法和理論是怎樣實踐的。我必須看一看游擊隊怎樣作戰。我必須看一看怎樣把民眾組織起來的實際工作。我必須看一看部隊的行軍和作戰。離開個人親身觀察,任何知識都不能與之相提並論。我曾向朱德保證,我的安全由我完全負責。要是在前線我有三長兩短,不能責怪八路軍和中央政府。要是我不能回去了,我就把我的重要文件留給朱德,請他轉給約翰遜。我提到這一點僅只是說明我出於自己的本分和為我們的政府獲取重要情報的重大意義而採取了這一行動。但是我相信,我這次進一步觀察所得來的補充材料對我們判斷戰爭距我們有多遠和有多大危險性有足夠的重要意義……
  想想在這封信中要提到的要點,我發現還有一件事我忽略了。那件事是:若是形勢發展到戰爭狀態,美國必須派部隊到中國,我認為非常有必要使美國部隊有瞭解中國人民和與之合作的願望。美國人民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的瞭解是很不夠的。他們所瞭解的主要是基於他們在自己的家鄉見過的那些洗衣工或者是外國傳教士告訴他們的那些。中國人民許多方面尚處落後。美國部隊在中國將碰到的衛生狀況會使他們立刻對中國人產生偏見,除非他們事先在思想上有了準備。必須要教育他們學會容忍。我現在完全像中國人一樣生活,吃一樣的食物。我已經兩個多星期沒有見過一把刀叉或一把湯匙了; 筷子對我來說已經很自然,就像它們對中國人一樣。這是心理上的適應問題。宣傳的力量是公認的心理事實。在這樣一場戰爭中,中國將是個盟友。應該提倡親密的同志感情。這不僅只是有利於共同作戰,而且可以使得戰後兩國之間的友誼紐帶更加牢固……
  (二十三)  (原標題:中國之友卡爾遜(23))
創作者介紹

克萊斯勒

ui73uisey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